Neylan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本命迪斯马斯克和玄武
食用方法详见置顶,具体方法欢迎私聊

【玄贵】生病的场合

全员复活,两代黄金同住一宫设定,日常向。


ooc属于我,美好和甜蜜属于他们。


坚决不去补电阻62集


“师公大人,贵鬼大人他真的没事吗……”


“贵鬼他会没事的。”


穆蹲下来揉着罗喜蓬松的红发安慰着快要哭出来的小姑娘,也是在安慰自己。


他起身看着贵鬼紧闭的房门,脸上写满了对自己弟子的担心———贵鬼因为所谓的风寒感冒导致高烧不退已经整整三天了。按理说以圣斗士的体魄区区风寒不算是什么太大问题,可贵鬼这反常的病情着实让白羊宫的各位担心不已。


于此同时圣域的其他人也在担心着突然倒下的贵鬼。其他宫的各位似乎要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民间退烧偏方都送到了白羊宫,城户沙织昨天又带来了一些退烧药。不过即便如此,两位白羊座黄金圣斗士还是婉拒了来自卡妙的爱心冰袋———“贵鬼没有冰河那么耐冻。”穆如此评论道。


女神特意放在白羊宫内的时钟发出沉闷的声响,声音穿过弥漫着浓郁的药味儿的白羊宫如水中的涟漪般扩散开来。似乎今天这涟漪吸引来的是个大家伙:一只乌龟啊不对是真武大帝的转世。其实是端着砂锅和药罐的玄武踏着下午五点的钟声准时出现在了白羊宫。


“每天都来送药送饭,辛苦你了,玄武。”看着天天端着易碎品从天平宫跑到白羊宫的玄武,穆感到有些过意不去。


“哪里,史昂大人忙着指导哈宾杰顾不上这里,穆前辈既要照顾罗喜又要照顾贵鬼,您更辛苦。”


对此穆只是摇摇头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于此同时,贵鬼正躺在床上休息。伴随高烧而来的头痛让保持头脑清醒都成为一件困难的事,贵鬼在与头痛作斗争无果后索性自暴自弃地一头扎入枕头,任凭意识宛如覆盖在沸水上的玻璃板模糊起来。


“水……?”


贵鬼感觉自己严重鼻塞的鼻子似乎闻到了水的味道。他又尝试吸了口气,在鼻腔中弥漫着的确是清凉的水的气味。


“是梦啊……”


此时意识格外清醒的他低头发现身上竟穿着黄金圣衣。梦中的他自然也不会什么被高烧所困扰了,他环顾四周,在确认眼前空无一物后选择迈步向前。


越往前走,水的气味越重。但他似乎闻到水的气味中还藏着另外一种味道。如果硬要将它用文字表达出来的话,贵鬼停下脚步。


“是铁锈的气味……”他喃喃道。


这可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征兆,意识到不妙的贵鬼不禁加快了脚步。


接下来,他发现自己来到了角力学院大门外的那段极窄的路上。贵鬼双眼的瞳孔霎时紧缩了。


蜿蜒如蛇且艳丽到极致的红色刀尖似的扎入他的脑海,令他竟无法再迈开一步。妖艳的红色蔓延直至坠入水中,路左侧的水中随之淡红色渐渐氤氲开来,而水波将殷红又拍上路面。然而贵鬼眼前的“表演”还未结束。喷泉依旧向外喷射着大约有一到两米高的猩红温热的液体,一旁的水已然成了不详的紫色液体,空气中那极腥甜的气味让他感到无法呼吸。与此同时他清楚地看到喷出的液体的高度渐渐低了。


贵鬼此时只能听到圣衣撞击地面的声音,只能感觉到带着腥味的风覆在自己的脸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在跑,在向那红色的源头奔跑。


“止血……止血……”他机械性地念叨着这个词。在发现身边根本没有布条之类的东西后,一把扯下自己捆发的宽布条试图扎紧眼前可怖的巨大伤口。白色的布条很快被洇红,无法被其吸收的多余液体顺着他的手流到圣衣上,好似爬行在身上的一条赤蛇。他怀中的身体渐渐地瘫软了。贵鬼拼命地摁着那人的伤口,试图做最后的努力。可他感觉到那人的手开始变凉,赤色也渐渐停止了溢出。


此时的贵鬼近乎疯狂。


天地间只有他一人,他用他最大的声音拼命呼唤着眼前已踏入冥界的人。


“不要睡,千万不要睡!此时睡着了就再也起不来了!”


“不要放弃!一定会没事的,坚持住!”


“醒醒!快醒醒!”


“快醒来啊!!”


“玄武!!”


贵鬼猛地从床上坐起,身上满是因噩梦而出的冷汗。噩梦惊醒之后的恍惚和高烧带来的混沌让他一时间无法分辨出来自己是身在现实之中或是依旧还在梦里。或许是出汗的缘故头痛减轻了不少,恍惚间,贵鬼下意识地摸向身旁想寻觅那人的温度,只捞得一手冰凉。


对啊,他不在了。


他早不在了。


不管是在哪边他都不在了。


被刻意压制住的情感此时悉数而出,压的贵鬼喘不过气,紧随其后的却是巨大的空虚感和无力感。那一瞬,他感觉自己身体里好似出现了一个黑洞,吞噬了自己体内全部的气力。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门被人推开了。


映入贵鬼眼中的,是那双漂亮的蓝绿色眼眸,橙色的短发仿佛吸走了阳光的颜色。虽然表情有些吃惊,但嘴角噙着的那丝笑意依旧清晰可见。


“醒了?感觉好点了吗?”


玄武将装有小米粥和中药的托盘放在床头柜上,顺便拿起床头柜上的保温杯倒了半杯水。他抿了一口确认水温刚刚好后把被子递给了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贵鬼。


贵鬼接过那杯水,虽说刚刚醒来口舌干燥的厉害,但他并没有喝掉水的打算,殷红的颜色在水面上洇开的场景太过于印象深刻,以至于他有些不敢喝下这水了。


“是水还是太烫了吗?稍等一下让我……”


“你别走。”


贵鬼叫住了准备出去倒凉水的玄武。


“好,我不走。”


玄武用哄小孩似的语气安慰着病中的恋人,他搬过旁边的凳子坐在床边。


“握住我的手。”


面对贵鬼这颇为孩子气的要求玄武不禁莞尔,又想到难得一见贵鬼向自己撒娇,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


待握住贵鬼的手,玄武似乎猜到自家恋人为何会有如此孩子气的要求——手的温度很低,可手心全是汗。他的脉搏也很快,再加上呼吸急促且不稳……


“贵鬼,你刚刚做噩梦了吗?”


贵鬼轻微地点点头,然后紧紧地握住玄武的手。


在沉默了片刻后,依旧是贵鬼先打破了沉默:“你的伤口……还疼吗?”


“哪里有什么伤口?你不会是睡糊涂了吧哈哈……”


结果是换来贵鬼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罗喜几天前就告诉我说雅典娜已经找到医生帮你缝合伤口……”


贵鬼突然不再往下说了。脑海中那可怖的画面再次涌现出来,狰狞恐怖的巨大伤口,喷溅的红色喷泉,令人作呕的腥味,握着玻璃杯的贵鬼甚至还能感受当时自己感受到的那温热的触感。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强行将可怕的画面清除继续说下去时,玄武的手忽然拂过贵鬼的额,拭去了他额头上的汗滴。


“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噩梦能让堂堂黄金圣斗士如此慌乱,”玄武那双如淬过火般明亮的眼睛直视着贵鬼,其中的温柔满的快要溢出来。


“我梦见了天崩地裂斩。”


“那只是一把剑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我梦到了漫天遍野的猩红色,而那红色的源头……”贵鬼抿了口水,“是你,玄武。”


贵鬼说的很委婉,但玄武还是知道眼前的人在说些什么。他忽然见不知该说什么好,应该说些什么好。不愿回想起的记忆再次出现在眼前,而刚刚缝合的伤口此时也仿佛有意识般一跳一跳的疼着。他张张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像是忘记了该如何发声般说不出来。


“对不起,贵鬼……”过来好一会儿,他终于能说出一言半语。


贵鬼不言,他放下手中的杯子,双手握住玄武的手,双手因用力而颤抖着。


“告诉我,玄武,我现在还在梦里吗?”


“不,我活着坐在你身边,贵鬼。”


“你知道那段日子我是怎么过的吗?”


玄武摇摇头,又点点头。身为圣斗士,他无法向贵鬼承诺些什么,也无法向他保证什么。生而影不相依,死而梦不相接,玄武此时的的确确感受到贵鬼内心深处的痛苦。


贵鬼不知何时低下了头。


“我不会走。”


虽然前途未知,但玄武此时忽然明白自己还是可以把握一些东西。他起身轻轻挑起贵鬼的下颌,使自己与他额头相抵。感受到对方的温度,贵鬼眼中却泛起了水汽。


“此时此刻,我就在你身边。“


下一秒,玄武坚定且温柔地吻上了贵鬼的唇。


 @時不時 

是超级好看的挂件!!

疯狂为时太太打call!赞美您!

(我永远喜欢迪斯马斯克.jpg)

同样是抽风产物

想问一下2018年对LOF主的评价

不打tag了,随缘吧_(:_」∠)_

终于把这个做完了_(:_」∠)_老福特无法放上整个视频也是so sad。








已经投到b站了,




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741653


由于发现视频出了点问题已经重新投稿了……链接还是这个













【原创】Gemstone 神谱

一. 神


主宰支配着整个大陆的非人存在,但其外表于人类无异。他们具有开辟天地的强大力量和年华永驻的美丽容颜,却也会面临死亡的威胁。大部分神居住在大陆最远端的奥亚雪山上,少部分居住在勒顿(Renton)的森林中。


母神——大蛇女神、创世神冈尔加得(Gungad):半人半蛇的女神,上半身的人型乃是天地间“至上之美”的体现。天是由她吐出的毒液;地是她褪下的蛇皮;大海是她因孤独而流下的眼泪,而最初的神是从她孵化出的最初的蛇蛋中诞生。孕育着人类的生命的海洋之波便是因她墨绿色的长发在水波中荡漾而产生,最初的人类便从这海洋中诞生。原为另一维度的女神,后与其父发生争执索性离家出走来到奥亚。现和她的孩子一起居住在奥亚雪山。


   1.  依拉塞可奇神:由冈尔加得产下的卵孕育出的神


     1.  太阳神与猎神拿洱(Taktu)


     2.  月神与女性的保护神特弥耶(Temeiye)


     3.  众水之神拉梵娜(Lavana)


     4.  美德与智慧之神古提他尔特(Guthiarte)


     5.  爱与美之神娃蒂勒(Vatile)


     6.  谷物与丰收之神皮利姆顿(Pilimton)


     7.  战争之神密娅加(Mijaga)


     8.  冥王与司法之神因非洛斯(Inferos)


     9.  命运女神与射神法霍斯汀(Verhuizing)


     10.  天空与雷电之神努贝维亚忒(Nubiana)


     11.  生育和儿童保护神哈拉奇(Haraki)


     12.  大地之神及火神雷卡俄贝忒(Rekavio)


     13.  锻造与技艺之神拉霍奇亚(Lahokia)


米佐神:由冈尔加得的鳞片诞生的神


     1.  睡神多尔密安斯(Dormiens)


     2.  死神莫洛斯(Mors)


     3.  风神温恩迪尔(Vindur)


     4.  冰雪之神拉洱(Dragðu)


     5.  商神与财富之神鲍尔斯(Borg)


     6.  美酒与狂欢之神哈林提(Harint)


     7.  花神米诺拉维儿(Minoravie)


     8.  艺术之神昆斯特(Kunst)


     9.  时间之神奥尔茵(Áin)


     10.  医神托卡贝里斯(Tokaberis)


     11.  神使与使者的庇护神,雄辩之神亚喀伽(Accademia)


     12.  魔法之神,月猫拉霍尼(Lahoney)


维戈神:居住在勒顿森林里的神或精灵,由冈尔加得的呼气中诞生


      1.  家庭保护神因鲁鲁(Inruru)


      2.  湖上仙子埃里文(Elven)


      3.  林中精灵米勒(Miller)


      4.  预言之神斯卡多(Skado)


2018.11.30、2018.12.1 艾俄洛斯、星矢生贺

全员复活,艾撒向,会出现星华姐姐和少女感十足的女神大人。


因为实在太忙没有办法写两篇生贺了,干脆把两人的生贺放在一起了(土下座)


祝大艾哥和星星生日快乐🎉


“看清你自己,撒加。”


“刺客……”


“叛徒、野心家……”


“杀害艾俄洛斯的人之中,也有你吧……”


撒加在一片阳光中从梦中惊醒。


他猛地坐起,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仿佛窒息之人在濒死之际重新呼吸到空气。撒加下意识地瞟向床头上的日历,日历上的一个被加粗油性笔画的红圈进入他的视线。


似乎噩梦的最后一句话有来源了,他这样想着,翻身下床洗漱。


圣域的隔音效果一向都不怎么好,不过撒加也并没有指望空荡荡的大理石制大厅可以挡住多少声音。在他洗脸洗到第二遍的时候,耳边准时响起迪斯马斯克打着快板练贯口的声音:“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


撒加发誓,如果迪斯马斯克再这样下去的话他一定第一个把他扔进异次元,或者让他自己把自己发配到冥界去某人的神殿里练直到把某哈烦醒。


撒加摁了摁因没有睡好而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思考着早饭问题,忽然想起昨晚加隆回海界了,此时双子宫里只剩下他一人。一个人的早饭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所以撒加干脆选了最方便快捷的办法——不吃早饭,穿好圣衣便向教皇殿的方向前进。


“老大……你还好吧?”


看着眼上带着黑眼圈且面色苍白的撒加,迪斯马斯克停止了持续一个小时左右的贯口练习,一脸关切地问道。


“如果你能告诉我从今往后不再有贯口练习的话我会更好的。”


迪斯马斯克看着脸上写满了“昨晚没睡好别惹我”的撒加,识相的用他那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毛巾和水桶,吹着口哨去擦巨蟹宫的墙了。


“所以你今天起个大早就是为了给雅典娜放假顺便替撒加的班?”


教皇殿内,童虎打趣的说道,顺手递给伏案处理文件的史昂一杯热茶。


史昂接过热茶呷了一口。清早的圣域还是有些冷,一口热茶正好驱走了前教皇大人身上些许的寒意。感受到暖流入腹后,史昂不紧不慢地开口:“今天可是个大日子。两个小鬼的生日连在一起,圣域上上下下该忙坏了,再让他们抽出时间来处理这些东西恐怕是不太现实。况且……”他又呷了口茶,继续说下去,“雅典娜还只是个少女,不是吗?”


童虎回想起雅典娜离开教皇殿时一步三回头的可爱模样,嘴角不自觉地露出长辈般的笑容。


“说的也是。要帮你捏肩吗?”


不待史昂回答,童虎已走到他的身后帮他按摩肩膀。


然而我们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撒加并不知道前教皇大人的好意,还在向着教皇殿的方向努力前行。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在他踏入室女宫时,他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从花园的方向穿来了女神的声音。于是乎撒加停下脚步,带着些许难得出现的好奇心,想听听女神在说些什么。


花园内的城户沙织一脸愁闷地看着眼前飘着花瓣的娑罗双树,心思飘忽不定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室女宫内的撒加和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背后的沙加。


“雅典娜,这么早,您在这里做什么呢?”


“呀!是……是沙加,早上好……我……”还处于被惊吓状态的城户纱织显然还没好完全反应过来。


“您无需紧张,雅典娜。您来的这里一定有您的原因。您请说出来,我沙加定会为您尽全力去做。”


“不用这么客气,是我要来麻烦你……”纱织低着头,犹豫着要不要把她的想法说出来,“今天是艾俄洛斯的生日,明天又是星矢君的生日,所以我想给他们做礼物,计划是做玩偶……”


“所以……?”


“想用一些娑罗双树上的花瓣做填充物……”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了。


“雅典娜,您不要为此而感到困扰。”沙加听出了女神话语中的困扰,“在这里,您尽可不用以’女神‘的思维来思考。”


“诶……?”


“在这双树园中,您用少女的思考方式来思考就好。您看,为重要的人亲手制作生日礼物是每个少女都会做的事吧?那么身为旁观者,应当给您提供帮助和便利才是。”


他转身走向娑罗双树,向空中抛洒着粉色的花瓣。花瓣纷纷扬扬的飘落而下,与此时纱织脸上露出的少女那纯洁可爱的笑容相映衬。


“谢谢!”


在花园门外倾听的撒加脸上不由得也露出了微笑。被噩梦惊醒的灰暗记忆已被这美好的片段覆盖,他迈步向前,感觉脚步也变得轻快了起来。不过下一秒——


“雅典娜小心!”


我们的雅典娜带着满足的幸福微笑走出花园大门,却没有看见眼前的撒加导致直接撞到了对方的怀中。


“雅典娜,您没事吧?”


“唔……啊,抱歉撒加……是我的不是。”


“您没事就好。”


撒加在确认女神没有因自己而受伤后正准备继续前往教皇殿时,被身后的纱织叫住了:“撒加,今天史昂大人说要来值班。你不用再去教皇殿了。”


这一次轮到撒加惊讶了。


视线转向金牛宫前。


“诶,姐姐也在?”


被冰河和紫龙拉过来帮忙的星矢看到眼前人不由得愣住了。


“是雅典娜大人让我过来帮她做毛线玩偶的。”星华指了指自己手中的针线篮说到。


被她这么一说,星矢才注意到她手中的篮子。


“啊,今天是艾俄洛斯前辈的生日。纱织小姐她一定是想亲手做礼物送给他吧,所以才拉姐姐回来帮忙。”


不过星矢似乎忽略了一点,如果只是为了艾俄洛斯的生日,把星华叫过来似乎显得多余。


“星华!还有星矢君!”


同样拎着篮子的纱织站在金牛宫的台阶上踮起脚向他们挥手。


“哦!是充满活力的纱织小姐!小姐要加油哦!”星矢露出少年感十足的笑容,向纱织的方向挥了挥手。


向女神道过早安后星矢便匆匆忙忙地向射手宫的方向跑去———冰河和紫龙还在那里等着他过去帮忙呢。


“雅典娜尽可以在里准备您的礼物,我先去摩羯宫帮修罗准备饭菜。”憨厚的金牛座黄金圣斗士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说道。


“麻烦你了,阿鲁迪巴。”


“哪里哪里。”


于此同时,星华正在把纱织准备好的丝线绕在毛衣针上,她手边放着一个按照天马座圣衣外形制作的玩偶,仔细闻闻还可以嗅到些许淡淡的花香———出自纱织之手。


“久等了——!”


“雅典娜大人言重了。这个,天马的玩偶是您做的吗?”星华一边缠线一边问道,“很可爱呢。”


“我想星矢他会喜欢的。”


纱织也学着星华的样子把毛线扰在毛衣针上。


“星矢他一定会喜欢的。来,雅典娜大人,先拉花20针,然后再……”


金牛宫宫这边姑娘们做礼物做的不亦乐乎,射手宫中也是一派火热。


“一辉扶好梯子……紫龙再往右来一点,瞬的手再向上一点……好了!冰河!”


“……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星矢你负责。”


“安心啦冰河,绝对没问题。”星矢笑着拍了拍一脸黑线的冰河,“以防万一,我已经拜托艾尔扎克去请卡妙了。”


梯子上的紫龙和瞬彼此交换了一个怀疑的眼神。


“那么我要开始了,”冰河摆好姿势,“钻石星尘——!”


“星云锁链!”


面对猛烈的冰尘,瞬不得不用仙女座的锁链自己和紫龙紧紧地拴在柱子上。


“瞬,可以解开锁链了。”


“嗯。”


瞬睁开眼睛,确认自己和对面的紫龙没有哪里被冻在梯子上后小心翼翼地收回了锁链。


“你看冰河,我就说这样可以。”


星矢笑嘻嘻地看着被冻在柱子上的装饰彩带和横幅。在他的背后,来看热闹的米罗早已经笑弯了腰,紧随其后的是面色不妙的卡妙和捂嘴偷笑的艾尔扎克。


“冰河。”卡妙忍不住开口唤自己的学生。


“老……老师……”


“圣域没有那么多棉衣储备。”


“是……”


临近正午,从摩羯宫飘来阵阵香气——这次是出自阿鲁迪巴之手。至于修罗嘛——


“你确定要穿这个?”


修罗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看着自己身上的红色长衫,一旁的艾欧里亚脸上也带着几乎相同的表情。


“童虎老师说过说相声要穿这身……我认为尺寸还可以。”迪斯马斯克拉开皮尺简单的比划了一下。


“穆……你穿长衫很好看。”


站在一旁的沙加微睁双眸,走上前仔细打量着眼前换好衣服的穆,顺便伸手替他把一缕紫发别在耳后。


“穆也换好了……阿布,阿布?剩你喽。”


迪斯马斯克话音刚落,修罗卧室的门便被推开,同样身着长衫的阿布罗狄阴着脸走了出来。


“嗯,也很合适……”


迪斯马斯克走上前伸手替阿布罗狄整理衣领。只见他左手手腕一翻,变魔法般从长衫的衣领中拿出一朵娇艳的红玫瑰别在阿布罗狄的发间。


“不论你穿什么,你的美都能够与日月争辉,我的阿布罗狄。”


看着着一幕,艾欧里亚有些不自然地别过头来。


“很可爱哦,里亚。”


艾欧里亚听闻扭过头来,对上了修罗含笑的双眸。


11时50分,星矢一行人终于清理完射手宫中的冰晶,重新将其装饰一新,而纱织和星华也织好了送给艾俄洛斯的勾针玩偶,也开始向射手宫进发。史昂和童虎也结束了上午的公务。演员已经准备好,菜品已经摆上桌,只待生日会的主角艾俄洛斯的到来。


“结束了啊……”


此时此刻,完成女神的委托的艾俄洛斯正穿过无人的金牛宫。


“哟,撒加。”


他向眼前像是在等待他的撒加打了个招呼。


“快走吧艾俄洛斯,不然菜该凉了。”


艾俄洛斯忽然觉得面前的撒加有一点奇怪。


“艾俄洛斯生日快乐!”


艾俄洛斯刚刚踏入射手宫一步,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众人的祝福声给“淹没”。


“大家……”我们的射手座黄金圣斗士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艾俄洛斯。”


“雅典娜大人……”


“给,祝你生日快乐。”


纱织把自己和星华织的勾线玩偶——小号射手座圣衣放在他的手中。


“您……让您费心了……”


“这种时候艾俄洛斯还是不要太客气的哦,”纱织俏皮的冲他眨了眨眼,“还有大家的礼物呢。”


不过之后的礼物惊喜度的确有些大——修罗和艾欧里亚穿着明显不合身的衣服一本正经的讲着相声,修罗那张无表情的脸甚至让艾俄洛斯怀疑是不是自家弟弟和他吵架了;同样穿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奇怪服装的穆和阿布罗狄表演的是快板。穆看起来一脸的游刃有余,但阿布罗狄明显的有些紧张,报菜名中间卡住了几次,还好有迪斯马斯克在下面提示。最兴奋的还是星矢一行人,他们似乎完全从刚刚清理冰霜的疲惫之中走出,重新散发着少年特有的活力。


撒加站在一旁看着笑着的各位(主要是艾俄洛斯),噩梦中的话突然重新浮现在他的脑海——“杀害艾俄洛斯的凶手也有你吧……”撒加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


“撒加?”


艾俄洛斯无意间看到面色阴晴不定的撒加,关心的问道。


“没事……生日快乐,艾俄洛斯。”撒加重新露出微笑,但艾俄洛斯总感觉他的笑容背后隐藏着什么东西。


当夜,撒加又失眠了。


撒加选择翻身下床出去走走。深夜的圣域一片寂静,撒加漫无目的的走着,不自觉地来到了射手宫前。


“这么晚了,还不睡?”


撒加一惊,回首发现艾俄洛斯站在自己的身后。


“你不也是?”他反问回去。


“是昨晚没睡好吗?黒眼圈很重。”艾俄洛斯脸上仍挂着淡淡的微笑,他走到撒加的身旁,顺势握住了恋人的手。


撒加没有回答,但艾俄洛斯感受到眼前人的手在微微颤抖。他明白撒加因什么而颤抖,他将撒加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撒加,来,闭上眼睛。”


“你这是……?”


“闭上眼睛,撒加。”


艾俄洛斯的语气温柔,但其中蕴含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力量。撒加顺从的闭上了双眼。他感觉到艾俄洛斯握住了自己的另一只手,然后将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肩上。


“告诉我你感觉到了什么,撒加。”


“诶?”撒加被艾俄洛斯这个略显突兀的问题问住了。


“换个说法,你现在所触碰到的是什么?”


“是你的肩啊。”


“你所触碰到的不是虚无,对吗?”


“你怎么了,艾俄洛斯?”撒加睁开眼,无意中对上艾俄洛斯那温柔满溢的双眼。


“我就在这里,”艾俄洛斯将撒加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脏处,“所以你还在怕什么呢,撒加。”


艾俄洛斯看见恋人低下了头。下一秒,他感觉自己的唇碰触到什么柔软的东西——撒加吻了他。


“生日快乐,艾俄洛斯。”


“中午已经说过了哦。”


“这次是发自内心的。”撒加露出幸福的笑容,那笑容竟使艾俄洛斯产生了错觉———也是头顶着繁星,两个少年漫步在海边的沙滩上。那时撒加脸上露出的也是如今晚这般的笑容。


教皇殿前,


“纱织小姐,您这是有什么心事吗?”


星矢被纱织叫到了教皇殿前看星星,可即使神经大条如他也发现女神的心思并不在满天繁星上。仅仅过去了几分钟,纱织抬手看表的次数已不下五次。


可纱织并没有回答星矢的问题,他只好继续将视线投向天空中的明星。不知过了多久,纱织的腕表发出“嘀”的一声,是午夜十二点了。


“到了!”


纱织忽然提高了声音。


“星矢生日快乐!!”


伴随着喷花的响声,星矢触不及防,身上被喷了一身的彩带。


“诶诶诶??”


从教皇殿后闪出的是一辉、紫龙还有星华,她的手里还端着盘蛋糕。瞬和冰河则是从女神背后的树丛中钻出来,手上还拿着小型喷花。


“这是送你的惊喜。”


纱织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样露出计划得逞时才会露出的笑容。她从背后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


“这是……?”


“当然是生日礼物咯。要拆开看看吗?”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当包装全部褪下的那一刻,星矢看到了盒子里的东西———是一个布偶人。布偶人和他长的很像,脸上也带着和他几乎一样的笑容。躺在盒子里的偶人正向盒外的自己努力挥着手。


“生日快乐,弟弟。”


“祝你生日快乐,星矢君!”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天马座。”


“生日快乐,星矢。”


“谢谢大家!”


怀抱中礼物的星矢,在繁星之下露出灿烂的笑容,他的背后,一道流星刚好划过天际,宛如星星做成的箭矢。



幸福来的太突然!

刚刚以为自己届不到睁眼大王了,无心十连一发居然!!!

赞美大王!

字母君小号合集。更新了有那么多。

闵小狼_想要唠嗑小伙伴:

更新了。




闵小狼_圣斗士专用:



如题。




本动态对不确定信息保持中立态度。




你可以在本条动态评论区里留下你想说的任何话。




如果有非说不可的,我也在本动态内重新编辑,如果没有,本动态只用来整理主页。




同时本动态下评论区可能也会有圈友提供的相关信息,如有兴趣可关注。




以下为目前已知字母君账号。




http://unheimlicherdeathmask.lofter.com/




http://221bees.lofter.com/




http://margulis.lofter.com/




http://gbvico.lofter.com/




http://xi-xi-ha-haa.lofter.com/




http://biopouvoir.lofter.com/




http://dissmask.lofter.com/




http://hoshinoss.lofter.com/




http://potetg.lofter.com/




http://chuimobot.lofter.com/




http://majorana.lofter.com/




http://innocentandmiserableshaka.lofter.com/




http://aphrodisiacmmd.lofter.com/




http://togamesea.lofter.com




http://cnmyssl.lofter.com
http://dbfsm.lofter.com
 以下为腾讯企鹅。




2629542204


【玄贵】山路结霜,小心地滑

ss全员复活设定,Ω漫画世界线设定(因为Ω漫画中玄武大人并没有领便当),可能会把罗喜小可爱的年龄调小,日常向。


感想来源于冬天去庐山圣地巡礼时的各路吐槽。果然冬天去庐山什么的是坏文明_(:_」∠)_。

微童史、荣峰,就不打tag了。


早上六点整,江西庐山风景区。此时景区的观光大巴还未开始发车,空荡无人且弥漫着浓雾的山路上只可以看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行走———是贵鬼和罗喜。


说实话,贵鬼对于这种天气来到庐山是拒绝的。除了南方阴冷潮湿的天气让他感到手脚发凉外,湿滑难走的山路也是一大难题,更不用说现在他身边还有罗喜这个小家伙。


天还未亮,贵鬼拿着景区地图就着昏黄的路灯努力辨别他们目前身在何方,以及接下来该往何处,罗喜则在一旁好奇地拨弄着路旁的雾凇。说来也惭愧,他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来到庐山了。对于眼前被开发的面目全非的庐山,他只好认命的去买了份地图,结合着路标试图辨认出通向五老峰的道路。


“贵鬼大人,走这里似乎比较快哦。”


罗喜似乎发现了一条沿山坡而下的小径,可以直接通到观光车停车场。


南方的冬天并非如帕米尔高原一样寒冷无比,耳尖的贵鬼还可听见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溪流的声响,小径的石板路上也因为水汽的原因而变得湿滑。贵鬼拉着罗喜小心翼翼地踏上颇为陡峭且湿滑的台阶,开始向观光车停车场前进。


这条小径掩映在树林之中,若不仔细去看的话未必能够发现。还好小路两旁都放置这地灯,足以使两人看清脚下。山林中很静,也许是因为气温的缘故,林中竟无一声鸟鸣,为数不多的声响就是青石板之下的山泉声和两人的脚步声。小径两旁的树木高耸入云,顶端铺展开来的树冠几乎遮住了小径的上方,在这尚未天明的时刻,显得颇有些阴森恐怖。


而罗喜毕竟只是个小姑娘,她有些害怕地抱住自家师父的左臂。


贵鬼有些好笑地看着紧紧抱住自己胳膊的罗喜。恰逢一阵山风吹来,树叶随风摇荡,霎时间山林中响作一片。


“贵鬼大人!”


贵鬼感觉到害怕的小姑娘抱的更紧了。他一低头,发现她眼框有些湿润。


“罗喜,没事的。师父在这里。”


贵鬼赶忙出言安慰自家徒弟,顺便在她头上摸了摸以表安慰。


贵鬼的话的效果还算不错,罗喜还是跟着他继续走了下去,不过她在剩下的路途中选择紧紧地拉住贵鬼的手。


走下小径的最后一级台阶,豁然开朗的不仅仅是眼前,还有地图上的路线。按照地图,只要沿着眼前的大路直走就可到达五老峰景区入口。大约走了有一个多小时,周围开始变亮,之前因周遭环境过暗而被忽略的细节正一点点显露在眼前。不消半个钟头,黑暗便完全褪去。不过,随之而来的是乳白色的雾气。庐山一向雾很大,对此贵鬼早有心理准备。不过初到庐山的罗喜可没做好准备,她差一点就要踩空摔倒了。


“要小心一点,走靠山岩的一边。”


“了解了,贵鬼大人。”


弥漫开来的大雾遮住了眼前本该清秀的南方山水,使赶路的趣味少了不是一星半点。唯一可以看清的依山势而长的林木。树干间弥漫开来的些许雾气,竟给林子带来些许仙境的味道。


师徒二人又走了大约半个小时,眼前可以隐隐约约看见有建筑,发光二极管发出的红光在乳白色的背景下显得格外醒目。走得近了,发现那建筑是入口处,亭前的匾额上镌刻着“五老峰”三字。


“看,贵鬼大人!我们到了!”


罗喜不禁小小的欢呼起来。


当然这才只是第一步,这里距离童虎设的小宇宙入口还有一段距离。


眼前是一段约莫十来级的向上的台阶,因为山上水汽大的缘故台阶上颇为湿润。而台阶的外沿已经结了薄薄一层霜。这个时候已经有游客来到五老峰了,贵鬼无奈只好放弃瞬移到小宇宙入口的想法。他一边提醒罗喜小心滑倒,一边扶着身旁的石壁小心翼翼地向上攀爬。


爬完了这段台阶,不远处便是一峰。小宇宙入口就在几步之外,想到这点,贵鬼不禁加快了脚步。


“贵鬼大人小心脚下!”


罗喜还是喊晚了。贵鬼一脚踩在了一块结了霜的石头上。结了薄霜的石头自是湿滑无比,还未反应过来的贵鬼重心不稳,另一只脚下意识地踩入石缝中试图平衡身体,然后——贵鬼只听见踩入石缝中的左脚发出轻微的“咯”声,紧随其后的便是钻心的疼。


“贵鬼大人!您还好吗?”


看见贵鬼脸上一闪而过的呲牙的表情,罗喜赶快跑上前去询问他有无大碍。


“没事,不过是崴了左脚。”


贵鬼拉住旁边的铁栏杆,借助拉力平衡自己的身体,像往常一般迈步向前。


“嘶……”


左脚果然又一次传来钻心的疼痛。万幸的是入口就在眼前。他用小宇宙打开入口让罗喜先进去,自己拖着伤脚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


待入口关闭,山路上只剩下师徒二人。距离童虎所在地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贵鬼刚走几步,钻心的疼痛迫使他再次停下休息。


一旁的罗喜也是满心着急,她想去找山泉水给贵鬼的脚消肿,无奈雾气太大以至于她不敢轻易乱走动。忽然,她看见有一个人影离他们愈来愈近……


“怎么崴到脚了?”


玄武一边走着,一边关心地询问着背上的贵鬼。


贵鬼没有回答。


玄武回想起自己感受到贵鬼的小宇宙正要过去迎接他,却看见他坐在路旁的石头上,左脚肿的很高,一旁是很着急但又做不了什么的罗喜。他紧接着又想起自己将他背起时贵鬼脸上露出的表情,嘴角上扬的弧度不禁更大了。


贵鬼感觉玄武的情绪,赶忙岔开话题:“你真的没问题吗?离老师那边还有一个多小时山路……”


“可我也不能让你走山路啊。”


贵鬼可以听出玄武的声音中含着不易察觉出来的笑意。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得将头埋得更深,以掩盖脸上的些许红晕。


罗喜走在前面,很快的便消失在一片白雾之中。“负重”前行的玄武走得较慢自然落在了后面。不过伏在玄武背上的贵鬼此时万分感谢自己的徒弟走的快,给了他问一些有毁自己形象的问题的时间。


“紫龙现在在庐山吗?”


“师兄昨天回圣域了。”


“那龙峰呢?”


“跟天狼座的小鬼跑去日本了。”


提到自己师侄的感情问题,玄武的声音之中不自觉地带有些许不爽的意味。


听到玄武肯定的回答,贵鬼长呼一口气,心中顿时轻松了不少。


“贵鬼,你问这些问题该不会是怕丢脸吧?”


“玄武!”


贵鬼的声音不禁提高了一个八度。


“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了”,玄武听出来恋人语气中的不满,立刻出言安慰,“回去先用凉水泡一下伤脚,明天我再下山去买些酒帮你洗一洗。”


对此贵鬼轻哼一声表示不再计较,毕竟处理左脚的崴伤才是第一要务。


太阳终于爬上天空的中央。前方小跑的罗喜的身影渐渐清晰,雾气渐渐地消弭于无形。贵鬼环顾四周,周遭的环境也可以和他的记忆中的场景对上号,这证明离目的地不远了。


突然,罗喜好像看见了什么人,立刻加快了脚步,几乎是冲过去扑入他的怀中。


“前面是老师?”贵鬼疑惑地问道。


“不会啊,老师和师嫂还在瀑布前啊。”玄武也同样疑惑不解。


霎时,贵鬼有种极度不祥的预感。


然后———


“师祖!”


罗喜的声音响彻山谷。


贵鬼几乎是当场石化在了玄武背上。


“贵鬼……?”


玄武试探性地回头望向恋人,发现此时的贵鬼正瞪着自己,眼神之凶狠令玄武不由得有些发怵。


“我以雅典娜的名义发誓我真的不清楚前教皇是什么时候来的。”


“星光———”


“喂,贵鬼大人、玄武大人,你们快过来啊!”


现在轮到玄武感谢罗喜使她家师父避免直接从自己背上掉下来,也让自己避免在前教皇面前丢脸了。


“贵鬼也在?”史昂有些好奇地问道。


“是的,师祖大人。贵鬼大人他刚刚不小心受伤崴了左脚,是玄武大人把他背了过来。”


“呵,童虎他的这个关门弟子还挺不错。”史昂以颇为满意的口吻说道。


离史昂还有一百米左右,贵鬼坚持要从玄武背上下来,试图为自己挽回最后一点尊严。玄武无奈,只好让他的右臂搭在自己的右肩上,用一种撑着对方的方式带着贵鬼缓慢前行。而随着距离的缩小,贵鬼的头也是越来越低。等到了史昂面前,贵鬼几乎要把头埋入地中。


“师公……”


“教皇大人。”


现在我们的白羊座黄金圣斗士正思考着挖一条地缝把自己埋起来的可能性。


当然,他的脚伤被发现是骨裂而不是崴伤,再被史昂强制性的打上石膏就是后话了。


小番外


入夜。


史昂和童虎站在瀑布前,头上一片星光璀璨。


玄武和贵鬼的身影正映在窗纸上。看样子,玄武正在为贵鬼准备骨头汤。


“你的这个弟子还不错。”


史昂先开口说话。


“我教的方法他学的还可以。不过如果你这个徒孙真要捉弄他,玄武他也只有被捉弄的份了。”


“你教他什么?如何与白羊座黄金圣斗士谈恋爱?”史昂语气中带了些许戏谑的味道。


“我教给他一个字。”


童虎卖了个关子,迟迟不把话说完。这一招成功地勾起了史昂的兴趣。


“是什么?”


“是‘宠’,”童虎一边说着,一边把事先准备好了的外衣披在史昂身上,“晚上山上冷,小心着凉。”


——

番外中的内容是来源于和 @吃耀锅的麟狐 (开学忙) 交流脑洞时双方的感想。感觉虎爷教玄武大人时气氛一定很有趣。

是帅气的二人合照!

祝米团子生日快乐🎂!

p2p3是误入镜的主子……

卡妙:米罗你似乎很受猫欢迎